近来在东海“神出鬼没”的中国军舰肩负哪三大任务?

来源:ifeng-news    发布时间:2018-11-07 19:43:10

从6月8日开始的半个月,中日之间的大片海域热热闹闹:中国军舰进入钓鱼岛毗连区,中国军舰进入日本领海,中国军舰跟踪美国航母,各路消息炒得沸沸扬扬。


日本防卫省提供的“东调”级情报收集船图片


一时让人有些看不懂,如果说在钓鱼岛附近巡航可以解释为捍卫主权,那么频繁路过日本家门口有何用意?


随着各路消息的不断丰富,边驿卒给大家梳理一下情况。


6月8日至9日,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多艘军舰“不约而同”同时出现在钓鱼岛附近海域。这部分边驿卒先前有所梳理,中国方面的主角是两艘护卫舰。


其后中国海军的另一主角出场。


日本防卫省15日上午发布消息称,海上自卫队的P-3C巡逻机发现中国海军一艘“东调”级情报收集船于当天凌晨3时半左右进入鹿儿岛县口永良部岛以西的日本领海,这艘情报收集船于清晨5时左右从屋久岛以南驶离日本领海。


日本防卫省16日公布消息称,中国海军“东调”级情报收集船16下午3点05分左右进入了冲绳县北大东岛以北海域的毗连区。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据称该舰在约一小时后驶离了毗连区。


日本防卫省20日发布消息称,从19日下午5时左右起至20日下午2时,中国海军一艘情报收集船在钓鱼岛附近水域沿东西方向反复数次航行。但报道承认,这艘中国海军舰艇未进入日本领海及毗连区。


“东调”级情报收集船15、16、20日出现地点及模拟路线


摸不着头脑的日本防卫省大约快要抓狂了……


其实这样的情况早已成为常态,去年12月23日,中国海军855号电子侦察船出现在日本千叶县房总半岛东南海域,距离日本领海约22公里,电子侦察船在三宅岛和八丈岛之间穿越而过,来回往复,直到26日离去。


由于此次航行的海域正是日本横须贺基地的外海,外界猜测中国海军情报侦察船很可能是在这里收集驻日美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通讯和电磁情报信息,并有可能对有关设施进行了电子定位。


去年11月13日时,日本NHK电视台引述防卫省消息称,中国疑似情报船只“东调”级监控情报船855舰在钓鱼岛周边的东海上进行活动,从11日开始在同一海域反复航行。


“东调”级监控情报船855舰在钓鱼岛附近反复航行


出镜率这么高,看来855舰长期在这一带活动。另外,根据外媒报道,它偶尔也会执行“跟踪”任务。


根据CNN报道,这次参与军演的美军“斯坦尼斯”航母舰长表示:从3月进入南海以来,即发现有中国海军情报侦查船在附近活动。当“斯坦尼斯”奉调参与“马拉巴尔”军演时,这个情报船依然一路“跟踪”而来。


美军高官甚至表示,为此美国航母不得不同其他舰艇“拉开距离”。防卫省称,中国情报船对在日本领海内航行的两艘参演印度舰船进行了“尾随”。


根据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的回应,也从侧面证明了中国军舰的活动路线。


所以中国海军是在干嘛呢?边驿卒梳理了大量报道,暂时归纳出三个可能:


中国是在监视“马拉巴尔”军演


日本防卫省官员称,中国海军情报收集舰15日驶入的海域当时正在举行日美印军演,这艘中国海军船只可能是尾随两艘参演的印度舰艇驶入“日本领海”,目标直指三国军演。


日本、美国和印度三国海上军事力量于6月10日至17日在日本长崎驻日美军佐世保基地进行了代号为“马拉巴尔2016”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


马拉巴尔军演中的美军军舰


这一军演通常在印度洋举行(看名字就知道),但自从2009年开始移师西太平洋,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副司令布莱恩·哈利说,“这次军演是谋求国际法认可下的航行自由。”但在更多时候,这一军演被视为防备与牵制中国。


军演前两周日本媒体纷纷报道这次军演地点是在“冲绳周边的东中国海”,而海上自卫队幕僚监部最终以“从佐世保起的冲绳以东海域”,回避了直指现在中日两国之间正十分敏感的东中国海海域,也缩小了“冲绳周边的东中国海”的范围。


央视特约评论员尹卓也表示:“美日印军演地点选在冲绳,临近钓鱼岛,明显对华施压,美航母在南海活动期间的举动也是对中国发出威胁,所以,中国派船了解美航母动向,保证舰船岛礁安全‘理所当然’……中国一直以专业的方式了解美军战略战术意图。”


中国国防部当天回应说,中国海军舰艇15日在相关海域正常航行和训练。


中国海军的“东调”级情报侦察舰在进行什么样的训练呢?


根据《简氏战舰年鉴》报道,“东调”级情报侦察舰的主要任务是进行电子信号情报的监听和分析,具有很强的远洋情报收集和导弹跟踪能力,一直是中国海军最神秘的舰艇之一。


根据此前报道,“东调”级情报船的设计目的是在海上监测导弹试验。其球型雷达罩里面有众多传感器,尤其是跟踪雷达和光学跟踪系统。这种船也安装有回收装置,可以从海中打捞导弹残骸。


“东调”情报船的另一作用是监视其他国家海军的活动。“东调”情报船就是所谓的“电子情报搜集平台”。这些情报船上有很多天线,用来截获空中的电子信号,能将这些信号传回进行分析。


根据外媒报道,在2014年环太平洋军演时,中国海军同级电子侦察船在演习区域收集情报。另外,据五角大楼2013年《中国军力报告》消息,几艘身份不明的中国舰船(极有可能是815型侦察船)曾对2012年的“环太平洋军演”进行监视。


由于这一行为符合国际法自由航行的规定,所以美军只能对中国侦察船进行监视。


有军事专家分析,这艘中国海军情报侦察舰还将马不停蹄,继续对持续长达8天的美日印“马拉巴尔”演习进行“贴近”监视,美军航母编队的大部分情报应该都被掌握。


中国是在探索维护出海通道


BBC在报道中提到了中国海军突破岛链的问题:“中国远洋海军进入大洋一直受到所谓第一岛链的阻碍,也就是从日本群岛,琉球群岛,穿越东海到台湾岛附近大约200个岛屿形成的岛链,日本在许多岛上部署了雷达站和反舰导弹阵地。”


中国海军要东出太平洋,主要依赖琉球群岛诸水道。


琉球群岛位于日本九州岛与中国台湾岛之间,由大隅诸岛、吐噶喇列岛、奄美诸岛、冲绳诸岛、先岛诸岛与那国岛等组成,共有大小岛屿470多个。群岛中间有海峡、水道20多处。这些海峡和水道是东海、黄海与太平洋之间的直接通道,中国军舰从东海、黄海进出太平洋也主要依赖大隅海峡和宫古海峡。


中国海军穿越宫古海峡的势力并不少见,6月16日,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就穿越了宫古海峡赴美参加“环太平洋-2016”演习。


另一水道。大隅海峡也因为一个神奇的原因成为中国海军的必经之路。


日本按照国际海洋公约(UNCLOS)规定的12海里距离划定了自己的领海线,但由于战略上的考虑,1996年又通过一项领海法,宣布在5个关键水道缩减领海宽度,比如大隅海峡的领海宽度就被缩到3海里,中间留出国际航道,以便于美国第七舰队通行。


中国自然也乐享其成,2014年6月25日,中国海军北海舰队三舰在完成远海战备巡逻任务就经大隅海峡返回青岛军港。2015年这个海军第22批护航编队赴亚丁湾护航,走的也是大隅海峡。


而吐噶喇海峡位于大隅海峡不远处,之前鲜被提及,这次成为中日之间的焦点话题。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表示:“根据年度计划,中国海军舰艇于近日组织远海训练,期间航经吐噶喇海峡。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吐噶喇海峡是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各国舰船享有过境通行权,无需事先通知或批准。”


当然,为了保证通道比较好走,需要画好地图。


中国海军上次进入日本领海,就可能在进行绘图作业。


琉球海域一带的地形


那是12年前,2004年11月10日早晨,一艘“汉”级核潜艇潜艇以100米左右潜深,自南向北驶入日本石垣岛与宫古岛之间的古垣海峡,日本海上自卫队对潜艇进行监视。潜艇潜行2小时后进入北方的国际水域。


6天后,中方向日本确认此潜艇属于中国,并表示核潜艇是由于技术原因误入日本领海的,中方对此表示遗憾。对于这个答复,日本政府并未多做纠缠,此事件就此基本结束。


2007年美国海军学院在一本名为《中国未来核潜艇力量》的文集中收录了彼得·达顿名为“国际法与2004年11月‘汉’事件”的文章:达顿在文中认为,“汉”级此行的使命是秘密地绘图作业,他写到,近些年来,美国注意到,中国海军一直在探索通向太平洋中部的水下通路。


精确的海底地图对潜艇部队的价值无需多言,此外,在开采海洋油气资源时,也可以依靠它在海床上确定理想的开采点,基于此,有人认为“汉”级此次远足正是在对已有海底地图资料的最新一次修订和完善。


中国是在向反华态度鲜明的日本施压


也有外媒分析,中国军舰进入日本领海,也可能并不意在以具体性的目标,有可能更多是在表明一种政治态度。


比如在钓鱼岛问题上坚持我方主权。855号电子侦察船在钓鱼岛附近反复来回航行即是一个证据。


还比如日本《读卖新闻》分析:“中国军舰的举措,一是以强硬姿态表明其绝不向国际舆论妥协,其次是对在南海问题上反华态度鲜明的日本施压。”


再比如有外媒提到,将中国军舰的航行线路连在一起,显示了中国海军舰艇在琉球群岛可以穿行无阻。甚至联想到了2013年5月《人民日报》提出的“琉球再议”。指中国希望在该海域谋求更大的影响。


究竟哪种可能性更高一些?中国军舰究竟在执行何种任务,具体进展还需要继续观察。


资料来源:世界知识、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等


“凤凰网(ID:ifeng-news)”是凤凰网新闻频道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除了提供关于重磅事件、政经热点的“大新闻”,也推出有趣味、有营养的新闻解读。欢迎关注。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