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去产能取舍 八一钢铁终止重组让位宝武合并?

来源:HAINAN-GX    发布时间:2019-01-09 21:50:16
摘要:7月4日,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简称八一钢铁)召开投资者说明会就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情况与投资者进行了沟通与交流。

华夏时报记者 王冰凝 北京报道
在宝钢和武钢战略重组的当口,八一钢铁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引来了诸多猜疑。

7月4日,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简称八一钢铁)召开投资者说明会就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情况与投资者进行了沟通与交流。

对于公司是否能够避免暂停上市,八一钢铁相关负责人称,这就要求2016年度必须实现盈利,扣除非经常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孰低者不能为负值,关于这一点公司已经在积极采取多种措施,提高企业的持续经营能力,争取不触及暂停上市的条件。“但公司最终能否于本年度实现盈利受多种因素影响,难以准确预测。”对于能否扭亏为盈以成功保壳,八一钢铁相关负责人并没有把握。

虽然八一钢铁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终止本次重组与宝钢、武钢战略重组无关,但业界纷纷猜测八一钢铁重组终止可能是让位宝钢和武钢的重组大计。
重组失败的其它解读
为了保壳,宝钢原本计划向八一钢铁注入资产为宝钢集团旗下工业气体业务资产,该资产为宝钢旗下优质资产,有助于帮助八一钢铁扭亏为盈。

但此前在6月30日,八一钢铁发布《*ST八钢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简称公告),正式宣布终止自今年2月1日起开始启动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告称重组终止因债权人不同意重组方案。截至6月30日,此次重组历时近5个月之久。

对于重组失败的原因,八一钢铁董事会负责人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且涉及对公司现有钢铁业务资产和负债进行处置,须取得各交易对方及相关债权人对本次重组方案的同意。经反复协商,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金融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根据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监管规定和要求,预计本次重组难以在规定的时间内与交易相关各方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基于上述原因,通过充分调查论证,认真听取各方意见,并与相关各方充分沟通后,从保护公司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的角度出发,经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此前的6月13日,宝钢旗下另一家子公司韶钢也发布类似终止重组公告。终止公告中提及,终止原因为涉及诸多监管审批以及大规模税务成本等。

对于韶钢重组终止,据业内分析主要原因在于监管层叫停跨界定增,钢铁换金融,受到监管层格外关注。也有分析称是因为两地税收利益有冲突。

虽然八一钢铁称重组失败与宝钢和武钢的战略重组无关,但业内分析认为,在目前宝钢武钢重组的背景之下,韶钢、八一钢铁重组也有可能在优先度上进行了让位。以等待两大企业整合完毕之后,再去确定韶钢、八一钢铁壳资源怎么定位和发挥作用。
保壳仍有望
重组失败后,投资者最为关注八一钢铁将如何扭亏为盈以成功保壳。

根据八一钢铁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3月末,公司合并口径的负债合计为193.6亿元。公司的债权人结构较为分散,主要包括银行为主的金融债权人及供应商为主的经营性债权人。

对于如何扭亏,八一钢铁相关负责人称,公司将会尽快制订扭亏预案,并做出具体计划和安排。首先,公司将继续依托市场,调整和优化产品结构,加大新产品的开发和市场推广力度,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其次,公司会有针对性地改善营销策略,保证销售合同的履行和货款回笼;同时,公司将采取多种方式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减轻债务负担,降低财务费用,提高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提高公司经营能力和偿债能力。

“公司已经在积极采取多种措施,提高企业的持续经营能力,争取扭亏,避免被迫退市。”八一钢铁相关负责人称。

对于八一钢铁是否能成功保壳,一位钢铁专家表示,八一钢铁涉及大股东宝钢集团、新疆自治区政府、上市公司股东以及金融债权人四方利益,债权人希望把之前借的债务及利息还掉,股东希望有资产注入等行为提振股价,大股东宝钢则想尽快保壳,对新疆自治区政府而言,一方面考虑对当地就业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希望企业承担更多的税务责任。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认为,宝钢当时重组八一钢铁,本身是央企重组地方国企的样本,但是在后期融合的过程中,资产的转换过程中涉及到的一些债务的处置困难较大,而且也会牵扯到多方利益纠葛。

“但宝钢肯定不会放弃八一钢铁。此前的宝钢目前主要的业务领域在东南地区,但西北地区也是宝钢一直想要重点拓展的,而八一钢铁在新疆地区的市场份额达到40%,八一钢铁作为宝钢占领西北市场的绝好棋子,一定会想尽办法保住八一钢铁。”王国清说。
去产能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钢铁央企、国企大重组的过程中,去产能政策的不断刷新也在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7月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提出各省区市要细化实施方案,务必在7月底前全部编制完成每个退出产能项目及其任务量的具体时间进度表,并报送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作为今后督促检查依据。

会议强调,2016年去产能任务艰巨、时间紧迫,压减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2.5亿吨以上,钢铁煤炭行业完成全年去产能任务还需要付出艰苦努力,顺利推进去产能的同时要妥善安置职工、处置好企业债务。

围绕确保完成2016年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目标,发改委提出,签订的目标责任书就是军令状,年底要盘点交账。同时要抓紧细化组织实施方案,各省区市务必要在7月15日前,将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目标责任全部分解到市县和企业。此外,发改委强调要严控新增产能,各地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备案新增产能的钢铁项目,所有备案钢铁项目必须落实产能置换指标,并向社会公告。

2015年钢铁去产能取得一定效果,但进入2016年以来,因为钢价复苏,已经被列入去产能重点的诸多钢铁大省产能不降反升。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5月,河北、江苏、山东、河南、湖北和安徽等钢铁产量过千万吨的省份,产量均有所上升。受短期钢铁价格回升的刺激,一些关闭的高炉纷纷复产。

而宝钢和武钢这样的钢铁央企们如何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去产能,如何在战略重组的过程中实现优质资产的融合,同时剔除重复资产和劣质资产,势必将成为2016年钢铁去产能的一个范本。

“只有通过重组留下优质产能,剔除劣质产能,才能提高企业的竞争优势,国企重组因为涉及的利益错综复杂,势必困难重重,但是却是去产能的关键一步。”王国清说。


華夏時報 —思想创造价值—

  ▶微信 | chinatimes

  ▶微博 | @华夏时报 @水皮

  ▶网站 | http://www.chinatime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