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包袱--小霞对话贺勋(二)

来源:xiaoxiaweifangtan    发布时间:2019-01-09 18:48:55

贺勋简介:

1984年生于江西

200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

现居北京  自由艺术家

从事领域:绘画、装置


我越来越喜欢自我的艺术家了,不会为了谁或是什么机构妥协,保留自己最初的样子,真的很可贵。


当我把我的设想告诉贺勋,想要写他、访他,他原本是拒绝的,连声的道谢和不想给大众添麻烦的心理,一个劲的和我说出一期就好。我十分理解,当我的身份发生变化,成为一个画画的学徒时,我也是这样,不想把孩子暴露在外,像剥光了壳,不舒服极了。


所以我拒绝了很多机构的邀请,也不过多的宣传访谈,目的也是希望懂得的人懂得,这就够了。我们活成我们本来的面貌,多好~


以下是访谈内容:

小霞:霞

贺勋:贺


霞:艺术作品的表达有时候往往是无法摆脱自我的枷锁的,你摆脱了吗?


贺:没有,也并不想刻意的去摆脱什么。艺术肯定是再现的、表现的艺术,有时候我会在我的绘画里表达审美的局限,在一张绘画里说自己的局限,本身在思辨上绕了很大的弯子。


霞: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局限,而你为什么选择表达局限呢?


贺:可能有部分人都想表达自己非常擅长的那一面,表现自己的优势,为什么不能表达工具的极限和自己的局限呢?我们说光明还是黑暗的,存在肯定有两个面的。


霞:宗教对你的影响很大吗?


贺:也没有,全部交融在一起了,没有谁更大,因为宗教、神巫、词语,其实是交错在一起的。


霞:你的每幅作品好像要表达什么,但又不是特别容易的理解。


贺:和我的作品表达有直接关系吧,我以前是纯粹似的插图的表达,再到现在的开始考虑一些关于绘画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转折点,所以会有一点悖论的感觉,我很关注悖论。


霞:你获取知识从哪里入手?


贺:以前会看些书,但是现在都是找一些高手聊聊。可能是我学习方法的问题,我是那种类似断章取义、捕风捉影的学习方法,我会在聊天的过程中,自动获取我需要的。


霞:你的一些作品,有的画在凳子上,有的画在捡来的物品上,这些可以称为装置艺术吗?


贺:这个不能叫装置,一定有个名称的话可以叫现成品的绘画。


霞:你创作这些的想法是什么?制作过程是什么情况?


贺:这个作品叫做绊脚石美术馆,我每天骑电瓶车回家,路上我会捡这种一定会妨碍到行人、车辆的石头,我就把它捡回来,这个行为是出于道德的行为,我也是捡着捡着,忽然有了把它做成一件作品的想法,就叫绊脚石美术馆。


霞:然后你就把它镶到水泥里了。


贺:我会一直接着捡,这是一种习惯,以后墙面做多了,我就可以做两三个平方的美术馆。


霞:为什么是美术馆?你想做这样的一个美术馆?美术馆里全是绊脚石?


贺:不是。是想用这个材料建造美术馆。


霞:外墙就是这样的?


贺: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