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言 吐个槽

五游网导航

樊胜美 | 捞女?拯救全家的英雄?

    《欢乐颂》最近火得不得了,忙里偷闲来扒一扒五美之一樊胜美。樊胜美,外资公司资深HR,美貌如花,却偏偏生长在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父母的不公让她耿耿于怀,工作后更屡屡被兄长拖累,赚来的钱全填了家里的无底洞,苦苦支撑的她一心想找个金龟婿一劳永逸,结果却被人玩弄。
    剧中她哥因殴打上司被监禁,人家上门索赔,樊母不管女儿的死活,接二连三的打电话让樊胜美想办法寄钱回家。樊胜美生活上也很是拮据,她伤心的说:“妈,这么多年,你们把我当卫生纸,天天替我哥擦屁股,他闯祸,他借钱,都是我替他解决的,我每个月就这么点钱,我要交房租了,我还要给你和我爸寄生活费,我没那么多钱!”说归说,放下电话她还是想办法四处筹钱,帮家里解决困难。樊胜美希望别人看到光鲜的她,活在自己装出来的世界里,哪怕再艰难窘迫,她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露出疲态,她高傲自尊的背后是刻入骨髓的自卑。细心的室友还是觉察到了她的异常,又是为她充感冒灵,又是为她炖鸡汤,她小心翼翼维护的的光鲜外表和高傲自尊轰然倒塌,她已精疲力尽,做不了那个力挽狂澜的女英雄了!
    她说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么关心她,她很羡慕邱莹莹和关雎尔,她们都是独生女,可以享受爸妈全部的爱,她坦言,如果以后生孩子肯定只生一个,让孩子得到她全部的爱!她意识到就是化成泥也填不满她哥这个无底洞!与其说樊胜美是填她哥哥这个无底洞,不如说她是在填她自己内心缺少父母关爱和认可的那个巨大空洞!
    在中国的家庭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家里越是得不到重视的孩子长大后往往越是孝顺,而越是被重视的孩子往往越是叛逆!樊胜美被曲筱绡称为“捞女”,樊胜美难道只是为了那些名牌衣物,只是为自己享乐吗?不是!正如安迪所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难言的苦衷!她只是想通过钓个金龟婿给自己的爸妈看看,你们不是不爱我吗?看看你们一家老小还不是仰我鼻息,需要我的供养!只有这样她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证明自己的价值,弥补父母对她爱的缺失和认可!于是,工作多年来,她一直充当替哥哥擦屁股的卫生纸,我想她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样可以让她内心得到满足,你们不是不待见我,宠爱你们的宝贝儿子嘛?看你们的宝贝儿子混的这个熊样?还不得由我出面摆平?快三十岁的人了,樊胜美还处在和哥哥竞争的状态中不能自拔,为了得到父母的爱和认可,不能和原生家庭分离!
    当她没有底线的家人冲到上海投奔她,她妈对她说“小美呀,你赶紧给你哥打个电话,他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钱,你给你哥寄些钱过去啊!”她心如刀绞,她回应说“妈,想当初我一个人到上海,你怎么没有担心过我呀?!”她妈居然说“你买这么多衣服干嘛,现在又没有当铺,否则也可以去换成钱!你工作这么多年一点积蓄都没有,你哥不管怎样还给我们生了个孙子呢!” 她欲哭无泪。爸妈的到来将她的光鲜撕的粉碎,在22楼姐妹们和一直关爱他的王柏川的帮助下,她开始认清现实,她并不是那个力挽狂澜的女英雄,她也不再是那个和哥哥竞争的小姑娘了,她已经是一个成年女性,而且是位非常美丽的成年女性,她也是值得被爱的,她应当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她与原生家庭正式分离!
    每一个人都背负着原生家庭的烙印,就像是背着重重壳的蜗牛,在人生路上踯躅前行,我们需要和原生家庭真正的分离,真正做自己,才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幸福!
灰姑娘不再怕 午夜钟声敲响
南瓜马车 带我奔赴战场
只有你能救赎 自己的梦想
毕玉芳
    毕玉芳,副教授,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考官,艺术心理治疗师,中德精神分析培训班第六期学员,上海高校心理咨询协会理事,主持过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项目《绘画艺术疗法在高校心理咨询中的应用》,从事心理咨询工作10余年,发表论文10余篇,主攻表达性艺术心理辅导与治疗,曾师从美国艺术心理治疗协会主席Ikuko Acosta、中央美术学院孟沛欣、马来西亚KaruneshTeoh、彩绘能量疗愈师喜咪卜等老师学习,自己创作曼陀罗几百幅,多次带领曼陀罗绘画成长小组,具有丰富的实践教学经验。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