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言 吐个槽

五游网导航

孤岛互联后,有没有美丽新世界?

来源:媒体人 信海光

互联网进入移动时代之后,一直有个路线之争或称入口之争,也就是说用户到底该从何处进入移动互联网,是APP,还是网页浏览器?

目前看,因为微信、微博、手机百度这类超级APP的崛起,APP正因其粘性和实用性而越来越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浏览器阵营处于战略防御阶段,但却也没有完全失败,这是因为APP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孤岛问题。单独的APP有可能发展成为超级入口,但不同的APP之间,却彼此分隔,像不同维度的时空,用户无法在APP之间互联互通,这实际上与互联网精神是相悖离的。

APP的孤岛问题可分为两层面理解,其一是社交层面,即用户与用户之间无法互联,微信的用户无法与微博上的好友关系链互联;其二是在单个用户信息层面,也就是说,同一个用户,其在微博上的信息(或大数据)无法与其在微信上的信息相互融合。

假设没有这些孤岛,用户将有与现在完全不同的用户体验,比如我可以在微信的群里添加微博上的好友,分享淘宝上的商品;又比如,我出差前在上海从携程上订机票,到了北京以后,携程的APP不但会根据我以往留在携程上的消费痕迹给我推荐酒店信息,还能根据大众点评的消费记录推荐我可能喜欢的美食餐厅,根据美团的纪录推荐我喜欢的类型电影......也就时说,在一个完美的移动互联网世界里,一个用户信息是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画像的,而在APP孤岛世界中,这种画像却是只鳞片爪的、碎片化的。

破除孤岛难题,是未来移动互联网实现用户体验大跨越的一个重要门槛,如果成功解决,移动互联网也就跨入了“共产主义社会”,但客观说难度非常大,因为市场经济下,各个互联网公司是彼此竞争的,也因此形成了不同产品之间天然的藩篱,用户、大数据这些东西,就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也是真金白银,没人愿意拿出去共享,除非未来整个互联网都被一家公司统治,所有的APP都由一家研发。

目前看,在不同的公司产品之间共享用户或者用户关系链还不现实,因为这是互联网企业的生命线,属于你死我活的利害关系,所以当年360在引入QQ好友关系的时候,腾讯要跟它拼命,逼迫用户二选一。但是,共享大数据却并非不可能,这不是厉害关系而是利益关系,在很多公司,其大数据产品本来就是拿来卖的,只不过付出代价大小的问题。

那么有没有可能,通过一个第三方组建一个类似联盟的组织,使不同APP上的非敏感用户信息得以互联互通呢,也就是说所有加入联盟的APP都根据一个协议共享自己的用户信息,同时也都因为共享而得到一个用户的更完整画像,它们因此而有能力向用户提供更智能的推荐和服务。就用户画像而言,类似BAT这样的巨头肯定是拥有的相对较完整,它们当然没有什么动力去加入这样的共享组织。但对于那些小的APP,它们每人都拿着一个“四十二章经”碎片,单独看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但组合起来,却有可能找到宝藏,它们一定有这样的动力。

据我所知,在中国市场上,有一支力量对组合这样的拼图蠢蠢欲动或者已经下手,那就是手机厂商阵营--严格说是安卓阵营,与APP相比,手机厂商相对中立,更少些利害关系,但所有的信息却是在他们的手机上流通,更关键的是,每个厂商都有自己版本的安卓系统,他们可以通过底层的修改来实现用户信息的融合,在不同的产品达成协议以后,所有的碎片汇合在他们这里形成完整的用户画像,他们再根据产品需求向外输出画像信息。事实上,他们输出给产品的仍旧只是碎片,不过是正好和某一产品契合。比如他给携程用户的,可能只是旅途需要的相关其他信息,像前面提到的电影、美食等,却不会把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读过什么大学之类也派送出去。

这似乎是一幅美好的图景,但面临的阻力也是巨大的,主要是伦理上、法律上、竞争上和用户上的。关键是,互联网究竟需不需要一个这样收集用户信息、交流用户信息的平台,这些信息被一家公司所掌握的话,如何防止其滥用甚至作恶?这都需要配合一个完善的机制。

从用户而言,则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真的期待一个充斥着完全了解你的机器的智能世界,比如,你喜欢蹲马桶的时候喝咖啡,在酒店上厕所的时,就有机器臂送上你喜欢味道的咖啡,你是感觉异常贴心,还是毛骨悚然,抑或很快就习以为常?